那晚,获胜的不止是iG!

类别:电竞动态时间:2018-11-06点击:0 次

3:0,7年

这是电竞粉丝们最在意的两个数字。

中国最受欢迎的电竞项目,用了7年时间才站在世界之巅。当解说激动地说出“捧杯吧IG,我们是冠军”的时候,早已泣不成声。

中单Rookie(宋义进)的辛德拉远距离眩晕,上单The Shy(姜承録)的1V5剑魔,Jackeylove(喻文波)的完美卡莎,Ning(高振宁)的节奏酒桶,Baolan(王柳羿)的精妙开团,iG用3比0将粉丝苦等7年的2018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冠军带回了中国。

这8年,不止是中国《英雄联盟》战队从稚嫩走向成熟的8年,也是以《英雄联盟》为代表的中国电竞从无序走向规范的8年。

双料冠军与8年一冠

11月3日,2018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简称S8),中国战队iG击败欧洲战队FNC获得冠军。

iG不仅为中国英雄联盟带来了苦等8年的世界赛冠军,也成为全球电竞史上第一个MOBA游戏双料冠军。在2012年的TI2赛事中,iG俱乐部最终捧起了冠军奖杯。比起DOTA2赛事中国战队的统治级表现,iG.LOL的故事更加曲折。

在决赛中,iG击败FNC,不仅是替EDG出气,也为去年的LPL一雪前耻。去年S7决赛,鸟巢里上演是韩国战队绝代双骄,今年iG在韩国本土的仁川夺冠,简直是酣畅淋漓的复仇好戏。

“除了S赛,其他都是娱乐”,S赛的意义无需多言,此前中国战队的最好成绩是S3和S4的亚军。时隔三年后,iG突破历史,为中国LOL玩家带来了苦等8年的世界冠军。

iG英雄联盟分部的夺冠成员,其实是由“交易添头”和几个长期无法上场,经历过多次失败的几个队员组成的。

核心中单Rookie(宋义进 ,韩)是在S4末期iG引援韩国打野Kakao(李炳权 ,韩)转会而来,在当时,Rookie相当于买Kakao的“赠品”。不过,Rookie的天赋逐渐显现,2016年在Rookie和姿态的带领下,iG能够勉强打进季后赛,但下路一直是短板,更换多次也找不到合适的组合。

如今的冠军辅助Baolan(王柳羿,中)在2017年底加入iG,此前他只参加过TGA城市争霸赛,经历过战队突然解散,在小房间打排位的艰苦岁月。

打野Ning(高振宁,中)于2016年加入PDD(刘谋,也是iGLOL退役选手)的YM战队,时任ADC,后来转到打野,Ning与YM经历了三次冲击LPL名额失败的悲惨遭遇。

天才上单The Shy(姜承録,韩)是iG通过青训辅助Ben从WE换来的,之前在WE也曾因为年龄与其他问题迟迟无法上场。同样因年龄坐过冷板凳的还有Jackeylove(喻文波,中),天才少年Jackeylove早在路人局就大放异彩,在NEST登场的IG完全体毫无压力夺冠。由于未满17岁,Jackeylove每次比赛只能作壁上观。

S7冒泡赛上,时任首发射手的West(陈龙,中)发挥不佳成为突破口。也让大家对Jackeylove充满期待。今年,Jackeylove上场补足了下路的短板,iG终于迎来完全体,并在联赛一度拿下18连胜。

“交易赠品”Rookie,无法登场终解禁的Jackeylove和Theshy,经历了许多波折和失败的Baolan和Ning,以及从SKT买来的上单Duke(李浩成,韩)。就是这几个人组成了iGLOL分部的“复仇者联盟”,将苦等了8年的世界冠军带回中国。

富二代们的个人英雄主义

iG能成为双料冠军,离不开王思聪在2011年的救急。王思聪不仅仅解决了iG的薪资问题,还率先将iG推向职业体育的运作模式,除此之外,王思聪全面投资电竞产业,并与其它富二代们一同制定规则,在方兴未艾的年代,“王思聪们”用个人英雄主义,让小作坊式的电竞战队转变成融资千万的电竞公司。

iG的夺冠,甚至中国电竞走到今天,首先离不开王思聪们的贡献。

2011年8月王思聪带着5亿资金在微博上宣布进入电子竞技领域,收购了频临解散的CCM战队,随后组建成iG(International Gaming)电竞俱乐部。这笔投资在当时引发一阵喧嚣,多数人持看笑话的态度,认为王思聪头脑发热,玩物丧志。

在那个时间点,前有Sky入选“中国体育十大风云人物”评选遭“黑幕”淘汰。后有跳水世界冠军何冲的弟弟何超讽刺电竞认为:“电子竞技也算体育??”

不仅舆论不支持,电竞选手也生存的很艰难。

在iG成立之前,电竞圈的职业选手的工资普遍在1500元-3000元。王思聪的到来不仅让iG工资有了保障。比赛前王思聪还曾对iG全队动员说,“只要夺冠一个人给20000元奖金。要知道,在电竞缺钱的2011年,冠军奖金超10万就是大比赛。

巧合的是,S8决赛前,王思聪也说过,“只要夺冠,每个人给100万奖金”从2万到100万,是王思聪推动电竞规范化的6年。

S3末期,iG率先引入了正规的教练和分析团队,并动用强大的营销包装团队,负责选手的代言,出赛,线下曝光,商演。根据王思聪本人透露,iG俱乐部在当时每年的运营费用支出在300万元以上。

在当时厂商和体育总局都未踏入的情况下,电竞领域毫无规则,王思聪便制定了规则。2012年他连同各俱乐部老板组织发起“中国电子竞技俱乐部联盟(ACE联盟)”,DOTA2战队由D.Ace管理,LOL则有L.Ace负责。

在当时,ACE联盟保障了职业选手的医疗和工资发放,让底层电竞选手的工资也能拿到工资,还曾禁止现役选手开淘宝店,为青黄不接的电竞领域提供了良好的过渡。

“欧美靠体育,韩国靠电信,中国靠富二代”这句话确实概括了各地区早期的电竞发展模式。

除王思聪之外,雏鹰农牧集团侯建芳之子侯阁亭带着1000万起步资金,成为OMG最大股东。珠江商贸集团的少掌门朱一航是EDG的掌舵者,秦奋则投资了King俱乐部,稀土之子蒋鑫也曾拥有SNAKE战队股份,VG老板孙喜耀乃华西村吴仁宝之孙。

在看不到可见的收益的年代,“王思聪们”扛着中国电竞负重前行。将此前小作坊运营模式的俱乐部演变成体育球队的运营形态。

毫无疑问,中国的富二代们用个人英雄主义,带着中国电竞战队从“无主之地”过渡到职业化的电竞公司。

夺冠后的想象空间

iG的这座奖杯,价值不仅仅在奖金层面,更在于对中国电竞的带动效应。这座冠军可能带来的蝴蝶效应是俱乐部的融资规模提升,电竞领域的价值翻倍,更多的城市拥抱电竞,甚至在政策和电视台解禁上的想象空间同样价值连城。

在市场与用户规模上,中国电竞本身上限很高,iG夺冠很大可能会让俱乐部投融资的规模与电竞领域价值获得提升。

据企鹅智酷发布的《2018电竞产业报告》。2017年,中国电竞用户规模达到2.5亿,今年预计达到3亿。2017年电竞市场规模突破50亿,今年预计达到84.8亿。

在上涨的市场与用户规模之外,也要看到中国市场的优势。韩国电竞协会KeSPA宣传部长金钟成在采访中认为,“中国电竞市场规模比韩国大的多,有数据统计说至少是韩国的5倍,中国与韩国的电竞差距正在逐渐缩小”

有资深人士分析,随着全球电竞的发展,职业电竞逐渐成为资本的游戏。国家经济规模,决定了电竞发展的上限,而中国电竞毫无疑问处在上坡路。

去年,VG战队相继完成近千万人民币的Pre-A轮融资与5000万的A轮融资,LGD战队也获得了3000万A轮融资,电竞战队常奥RW也宣布获得千万元Pre-A轮融资。

到今年,KPL顶级战队QG获得头头是道基金领投的近亿元A轮融资。LPL头部战队EDG也完成了曜为资本及中偶基金联合领投的近亿元Pre-A轮融资。

在此前的电竞营销文章中,预言家曾认为,电竞领域的生态越发健康和良性,产业上中下游的官方赛事,直播平台,电竞赛事公司、电竞媒体也很可能因为iG夺冠而价值上涨。

亚运会期间,曾有业内消息表示央视内部有人在积极推动直播电竞亚运会表演赛的事宜,虽然最后没能成功,但至少让从业人嗅到了希望。有业内人士畅想道:“iG这座世界冠军,如果能激活央视与电视台的直转播,解锁更多政策跟舆论支持,那对于中国电竞来说价值连城,电竞版权收益将至少翻5倍。”

随着2019年Ti首次来到中国上海,2020年LOL全球总决赛来到中国。从业者有信心期待,在赢下冠军后,产业规模与职业化走在世界前列的中国电竞在三年内,真正成为世界电竞中心。